请你相信我,把一切交给,我的逻辑思考。

img

摘录:

“花冈小姐,”石神朝她的背影呼唤。然后对着转过身的她说:“你们需要不在场证明,请你先想想这点。”

“不在场证明吗?可是,我们根本没有。”

“所以,才要制造。”石神披上从尸体拔下来的外套。“请你相信我,把一切交给,我的逻辑思考。”

-我靠,当我看完全书再回过头想起来这句话时简直觉得当时石神说出这句话时一定帅呆了。

她最后的那句话,令他全身热血沸腾。滚烫的双颊被冷风一吹格外舒服。

那样的做法如果靠人工作业来调查,规模太过庞大,所以他们才会使用电脑吧;不过也因此无法完美判断那个证明是否正确。如果连确认都得使用电脑,那就不是真正的数学。

汤川结束硕士课程后的发展,石神毫无所悉。因为他自己离开了大学,就这样一别经年,任由二十多年的岁月一晃而逝。

-啊,一晃居然就过去了20年了,对于即将毕业的我来说感觉更加担心毕业以后的时间飞逝更快。想起一句古诗,此别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就算不是森刚,也可能是在座的某位同学,数学这门课就是为了这样的某人。在此我要声明,我现在教你们的,只不过是数学这个世界的小小入口。因为如果不知道那是在哪里,自然也就无法进入。当然,讨厌数学的人可以不用进去。我之所以要考试,只是想确认你们是否起码知道入口在哪里。不同的是这一次是摩托车,上一次是钢琴。

-从这里看石神还真是一个不错的老师呢。

石神来回凝视着神秘男子和靖子,他感到两人之间的空气隐含着某种动摇。几近焦灼的情绪在石神的胸臆扩散。

-其实这样的心理,想必也有人感同身受吧。

然而石神并不排斥森冈这种质疑的态度,对于为何要学习某种东西抱有疑问,是理所当然的。唯有当这个疑问解除了,才会产生求学的目的,也才能通往理解数学本质之路。

“那时你说过,看到那些游民,就觉得他们过日子像时钟一样准确。你还记得吗?”“记得。人一旦摆脱了时钟反而会那样——这是你说的吧?”

这个世上没有无用的齿轮,也只有齿轮本身能决定自己的用途。

“很有意思。”石神说,“之前你问过我一个问题:设计别人解不开的问题,和解开那个问题,何者比较难——你还记得吗?”

“记得。我的答案是,设计问题比较难。我向来认为,解答者应该对出题者心怀敬意。”

“原来如此。那,p不等于NP的问题呢?自己想出答案,和确认别人说的答案是否正确,何者比较简单?”

当时他还这样说:你看起来永远都这么年轻,跟我差了十万八千里。你的头发也还很茂密——说着还做出有点在意自己头发的小动作。这点让我大吃一惊,因为石神这个人,本来是个绝对不会在意外貌的男人。他从以前就坚持,一个人的价值不应该靠这种东西衡量,他绝对不会选择必须受外貌左右的人生。现在他居然对外貌耿耿于怀。他的头发的确稀薄,但他居然为了这种事到如今早已无可奈何的事情哀叹。所以我才察觉,他正处于不得不在意外表与容貌的状况——也就是恋爱了。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他会在这种地方,贸然说出那种话?是突然在意起外表了吗?

怎么会有眼睛这么美的母女?他想。在那之前,他从未被什么东西的美丽吸引、感动过,也从不了解艺术的意义。然而这一瞬间,他全都懂了。他发觉那和解开数学题的美感在本质上是相同的。

-看到这里的时候想到上本看的讲艺术的《月亮与六便士》,其实当时我也不理解艺术的意义,难道艺术的意义就足以让画家抛家弃子了吗?艺术与人品我还是选择后者。不过话又回到这里,也许我们都期待能有这样一个找到对的人的时刻,仿佛一瞬间上帝降临。我愿意相信有这样的时刻,但并不觉得有人能碰上。

石神早已记不清她们是怎么打招呼了,但两人凝视他的明眸如何流转、眨动,却至今仍清晰烙印在记忆中。

摘录完

就像有人说的那样,翻开第一页我们就知道作案人是谁,也知道案件的真相——那么一部完全透底的小说,又凭什么能吸引千万读者去痴痴猜测另一个“真相”?

数学天才石神每天都去一家小小的店买便当,只为看一眼在那里做事的邻居靖子。不可否认的是书里设的局确实精妙,就像评语说的他将骗局写到了极致。

汤川学在识破了石神的障眼法以后,曾对靖子说:“要告诉你这件事,我实在很为难。”事实上,他也的确痛苦地表情扭曲。“因为石神绝对不会希望我这样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一定希望至少不让你发现真相。这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你。你如果了解真相,你将会终生背负比现在更大的痛苦,但即使如此我还是不得不告诉你。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让你明白他有多爱你、是怎么把全部的人生都赌下去,那他未免牺牲得太不值了。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但看到你这样一无所知,我实在无法忍受。”

看到如此深情之人而最终未能在一起,在扼腕叹息的同时也不禁质问:为什么石神不早日吐露心事?如果富坚慎二没有出现,如果富坚慎二没有死,两个人的人生轨迹难道就这样一直平行下去?难道石神就甘心一直做一个生活的旁观者?如果他早日出现在靖子的生活中,也许就能帮助她应对富坚,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了。

并没有责怪石神的意思,也许喜欢上一个人以后也许会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去,特别是像石神这样长得着急,和靖子相比就像天壤之别,曾经但求一死的他在看到靖子的时刻,终于找到生活下去的理由,这才意识生活中还有其它的美,他也许都害怕自己的加入会打破这样的美,于是选择作壁上观。

那么靖子呢?石神三番五次的帮助,而她也知道石神喜欢自己,但似乎靖子并没有对石神有别的想法,即使到了最后知晓真相的她面见自首的石神时,我以为至少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没想到也只是感激的跪拜。但反而是工藤的出现,让她心有所动。

老炮电影——在这个世上,我们总出于各种顾虑,顾不得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直至突然直面分别乃至死亡,才突然惊慌自己不说就失去机会了,又或者已经失去了才后悔着,趁着来得及,趁着可以,当一个好人,做一生好事,许一个好梦,爱一个好人。

两人的命运实在令人遗憾。我记得有看过一句话,有一个人看到一样喜欢的东西在纠结要不要买而咨询的时候,有人回答说:“买吧,我们已经很难遇到喜欢的人,何必为难自己不去买喜欢的东西。”看完此书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已经很难遇到喜欢的人,何必为难自己不去拥有喜欢的呢?

在一个“当男孩遇上女孩”的故事里,总是该男孩主动出击的。